飞滚商业资讯网

积极心理学 教育的生机与希望:积极心理学 一级建造师宝典网

教育的生机与希望:积极心理学

积极心理学是一门关于幸福的科学,积极心理学家曾经问过全世界的父母一个问题:你希望你的孩子长大以后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全世界的父母回答都是一样的:希望孩子幸福、快乐、健康、安全……但是,积极心理学家又问了:现在的学校教什么?可能全世界的学校都是相似的,教语文、数学、物理、化学……有没有教孩子幸福、快乐的能力呢?

以积极心理学为基础提倡的积极教育理念,就是在关注传统学业能力的同时,也关注让孩子拥有幸福、快乐的能力。积极心理学是科学心理学的流派之一,是一门基于实证的科学。即提出了一项假设,我们就会用实验的方法去证实或者证伪。积极心理学在创立之初就非常重视实践和应用,世界六大积极心理学研究中心在2016年联合成立了国际积极教育联盟,致力于把积极心理学的理论和方法应用于教育的实践过程中。

积极心理学创始人之一马丁·塞利格曼教授有一个有趣的比喻:如果把人的心理状态分成正负值的话,有心理问题的人可以是-1、-2或者-6、-8,通过心理治疗,包括咨询或者吃药,勉强恢复到了0的状态,但更多人的状态处于+1、+2,尤其是我们的孩子,天生就是积极快乐的,但为什么上了小学、中学以后就越来越不快乐了呢?

有没有方法可以让孩子们把积极快乐继续保持下去,从+1、+2提高到+6、+8呢?这就是积极心理学的研究内容。马丁·塞利格曼在教育心理学里面有一个经典理论——习得无助:用来解释孩子受到挫折打击之后学习无助的现象。他发现既然无助感是习得的,那么反过来的积极乐观也是可以习得的,于是从“习得无助”的研究就到了“习得乐观”的研究,这也是积极心理学的研究由来。就像中医的“治未病”一样,提前给孩子们注射积极心理的疫苗,在心理疾病发生之前,就让孩子们有对抗挫折、压力和打击的能力。因为在生活风平浪静的情况下,+1、+2心理状态的人没有问题,但是一旦有了风浪的打击,如果没有积极应对的心态和方法,人们很容易就滑向-1、-2的一端了。

那么,什么样的幸福才是真正的幸福呢?简单的快乐不是真正的幸福,有意义的快乐才是真正的幸福。积极心理学提出了幸福2.0的PERMA理论:Positive emotion积极情绪、Engagement积极投入、Relationships积极的人际关系、Meaning意义、Accomplishment成就。正是在PERMA理论的五个模块基础上,我们加上“积极自我”(培育自尊自信)构成积极教育的6+2体系,从6个方面培养孩子幸福的能力。而且,彭凯平教授特别前瞻性的提出来,在人工智能高度发展的时代,要非常重视发展孩子的积极天性,尤其是ACE三方面:Aesthetic审美力、Creativity创造力、Empathy共情力,这三项能力是人类特有的不能被机器(AI)所取代的能力。

同时,我们也需要有文化自信。积极心理学的理念和东西方优秀的传统文化也是相通的,6+2体系中的2,其中一个是东西方文化所共同认可的“六大美德24项积极品格优势”,这也是从发现孩子的优势方面入手开展优势教育,发现孩子的长处并让孩子把优势发挥出来,建立自尊和自信心,从而对抗弱势带来的无助感。另外一个就是心身沉静训练方法,“积极”并不是从字面理解的像打鸡血一样兴奋才是积极,而在我们的文化中,内心平静、心态平和也是一种积极。我们的积极教育理论和方法已经在全国范围内的中小学校进行了实践和实证研究,心身沉静方法主要运用了腹式呼吸法和正念冥想,让孩子们在课堂开始之前进行3-5分钟的冥想训练,可以让大脑更加平静、注意力更加集中,学习效果更好。

借此机会,我也想跟家长朋友们多说几句。我们的研究发现60%以上的家长都存在育儿焦虑,30%以上的家长都是过度焦虑的。焦虑的原因主要就是两个字,一个是“怕”,一个是“比”。“怕”就是担心孩子没有按照家长的要求长大,其实孩子成长有自己的发展规律,家长了解了规律也就不怕了;“比”就是不恰当的比,用自己孩子的短处跟别人的长处比,或者跟父母小时候去比,这都是不恰当的比较,如果真要比的话,让孩子自己跟自己比,只要今天比昨天有进步,孩子就是成长了。

其实,焦虑主要是对未知情况的一种担心或恐惧,也是人类进化过程中留存下来的正常的心理状态,只是不能过度焦虑。在家长教育孩子的过程中,存在六个常见的误区,也请家长朋友们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一、否认孩子的感受:有一种冷叫妈妈觉得你冷;二、压制孩子的自主思考:不要问那么多为什么;三、激发孩子的内疚感:我为你付出了那么多;四、有条件的爱:再哭我就不要你了;五、分析孩子的动机:你就是想偷懒;六、激发孩子的焦虑:你不考第一就别想怎么样……这些其实都是父母在对孩子进行心理控制,有意无意地在使用,并没有意识到其中的危害。

面对生活中的磨难,包括疫情带来的焦虑和恐惧,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接纳,接纳才能带来改变。孩子开学之后,建议家长要用积极的语言调动孩子的积极情绪,可以借鉴积极心理学的“三件好事”练习,每天让孩子回来分享三件好的事情;多夸孩子的努力,培养孩子的成长型思维。

确实,新冠疫情带来的创伤可能会带来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但是,我们人有顽强的适应能力,可以发挥我们的心理韧性或弹性。人类也是能够展望未来、为未来所感召的生物,就像潘多拉魔盒里最后留下的希望一样,即便是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只要拥有希望,痛苦和灾难也能带来积极的变化。

最后,借用彭凯平教授在新学期开学典礼上的讲话为大家祝福:“人间的事,只要生机不灭,即使重遭天灾人祸,暂被阻抑,终有抬头的日子”(丰子恺,1938)。祝愿大家能够运用积极心理学的知识,在逆境中奋起,在创伤后成长!


原文标题:教育的生机与希望:积极心理学

一级建造师宝典网